揭秘小日本侵华掠夺中国多少资源:数不胜数

发布于:2021-05-14 01:50:32

揭秘小日本侵华掠夺多少资源:数不胜数

日本法西斯对中国华北的重要工业资源,可以说是举国上下,集军、政、经、文等各方力量 进行掠夺。 通过血腥的殖民统治和庞大严密的掠夺机构, 把华北的巨量物资和财富变成其发 动、扩大、维持侵略战争的经济动力,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极大的灾难。据不完全统计,抗日 战争期间,日本帝国主义在华北掠夺煤炭 12000 万吨,铁矿石 450 万碑,铝钒土 3000 万吨, 钨、锰、金矿 21。2367 万吨,棉花 2000 余万吨。但实际掠夺和造成的损失,远远超出此统 计数据。以大同煤矿为例,日军即掠煤炭 1400 余万吨;为上述数字的 1/8,在山西晋城一个 县,日军仅生铁就掠运走 50000 吨;晋东南地区 1941 年以前日军抢劫羊毛 295 万吨。粮食 掠夺量更为惊人。 山西祁县抗战期间全县人口仅 10 余万, 被掠夺粮食竟达 7500 万公斤…… 另外,日军疯狂抓丁,不顾条件野蛮生产,对中国的人力资源掠夺和对民夫屠杀更加残酷。 据 1937 年 7 月至 1942 年统计,被日军抓去当“劳工”的青壮年就有 529 万人。抗日战争期间 大同矿区死亡 6000 余人。山西灵石富家滩煤矿,日军掠夺煤 103 万吨,而生产这些煤炭的 矿工死亡竟超过 10000 人。也就是说,日军每劫掠 100 吨煤,就有一个中国人赔进了宝贵的 生命。 在日军侵占河南焦作的 7 年多时间内强盗般地掠夺煤炭 500 余万吨, 屠杀矿工和其它 群众数万人,烧毁房屋上万间。日山寺、妙乐寺等古迹也被日军破坏殆尽。 。在北*,日军 以“军管理”的方式,霸占了华商电灯公司、石景山炼铁厂、长辛店机车修理厂、清源制泥厂 等企业。北*至华北各地以及其它地区的全部铁路设施,也均被日军夺为己有。其中包括 11 个铁路厂,200 余台机车,4600 余辆客货车。日军还在金融方面进行掠夺。中国联合准 备银行(由日本侵略者操纵 1937 年 2 月 12 日成立) ,总行设在北*、它大量发行无储备的 不兑现的“联银卷”,依靠武力强迫华北人民使用。引起物价飞涨。初期发行这种伪卷,票面 共有 1 元、5 元、10 元三种,后来由于发行额的加大,印刷速度跟不上,伪中联就增印 50 元、100 元票面的大钞。1945 年 3 月发行 500 元票面的大钞。同年 5 月又增发 1000 元票面 的大钞。到日本投降时,竟出现了 5000 元票面的大钞。据伪中联总裁汪时璨供认,在其任 职的时间里,共发行伪钞 1238 亿元。当时,在华北被日军殖民统治的人民只有 1 亿,*均 每人占 1238 元。由此造成物价飞涨的速度极快。在北*以玉米面计,1938 年每市斤 0。10 元左右,1942 年 12 月涨至每市斤 1.05 元,1944 年 8 月中旬每斤涨到 5 元,日本投降前夕 每斤竟狂涨到 1000 元至 1400 元。 日伪在发行联银券的同时, 极力排斥打击中国政府发行的 法币。1939 年 3 月日伪颁布《扰乱金融暂行处罚法》 ,明令禁止法币在其占领区流通,强迫 人们用手中的法币以低值兑换联银券。然后日方又到国统区以法币套购外汇,购买物资,补 充军用,进一步加剧了国统区的通货膨涨。 日军变本加厉地对北*市民进行掠夺与压迫。首先,加捐加税,加重北*市民的负担。1942 年 9 月,日伪华北政府将原征收的税赋提高数倍,并加大所得税的额度。其次,日伪政府还 巧立名目开展了一系列的所谓“献金”、“献机”、“献袋”等运动。所谓“献金”,就是搜刮民间 铜器供给日军制造武器。北*居民的家用铜制器皿、门环等,都被掠去。故宫的铜质文物亦

被强行运走 1000 多公斤。至 1944 年,日军以“献纳”名义从北*掠夺的铜达数十万斤。“献 机”就是伪北*市公署强迫市民缴纳“献机基金”,购买飞机献给日军。仅市公署负责砍伐北 *市的全部成材树木,“献给”日军,计有 20000 余株树被其掠走,包括很多有保留价值的古 树。 “献袋”, 即由伪市公署征集“大东亚战争慰间袋”, “献给’旧军。 在天津, 自从 1937 年七· 七 事变以后,日方抢占良田 92。17 万亩,约占当时天津县、清河县两县耕地面积的 1/2。并成 立了以军事头目为主的天津米谷统制会,实行残暴贪婪的“米谷统制”,从天津掠夺了大批粮 食。日本侵略者还以“军事管理”、“委任经营”、“中日*臁薄ⅰ白饬蕖薄ⅰ肮郝颉钡仁侄危笏 掠夺的中国民族工业。 日方又以“物资统制”的名义, 严禁自由经营和贩运钢铁、 粮食、 棉纱、 棉布、皮毛、烟草、火柴、建材、染料、汽油等 40 余种物资。天津沦陷初期,日军以该地 作为掠夺华北战略资源的中心, 并由天津向整个华北幅射, 使华北成为它扩大侵略战争的基 地,日本政府通过野蛮、凶残的掠夺,获取了大量的军用和民用物资。仅在 1937 年至 1938 年间, 日本占领者就从天津掠走价值约 40 亿英磅的物资。 特别是日军封锁天津的水陆交通, 控制天津港,接管海关以后,天津就成为日军战略物资的加工和集散地,天津的工业完全纳 人日本扩大侵略战争的轨道。日军还成立华北盐业公司,并指使汉奸成立兴芦公店,先后开 辟盐田 25。3 万余亩,将原盐大批输人日本国内,每年达几十万吨。为了进一步掠夺华北的 物产和资源,日本从 1939 年开始扩建塘沽新港。到 1945 年,新港基本建成 3000 吨级的杂 货泊位 4 个和 5000 吨级的煤炭泊位 1 个。日本从天津港口运出了大量的煤、铁、盐、棉等 重要战略资源并掠走了成千上万的劳工。 日本侵略者不仅从其占领区掠夺资源,而且还通过“围攻”、“清剿”等军事方式妄图消灭华北 敌后抗日根据地和抗日军民,并大肆掠夺根据地的物资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八年抗战中,晋 西北区 24 个县被日军抢掠粮食 3057500 石、牲畜 1049940 头(只) ;北岳区(冀晋区)31 个县被日军抢掠粮食 10.01 亿公斤、牲畜 713008 头(只) 、被服 3987530 件;在太行区,日 军抢走粮食 12056100 石、牲畜 279774 头(只) 、衣服 3020514 件;在太岳区,日军抢走粮 食 22.1 亿斤,食盐 702 亿斤,牲畜 4780000 头,被服 946500 件,等等。
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